联系电话:0791-86263989

当前位置:首页 > 政策法规 > 拍卖常识

司法拍卖搭上网络交易 结局如何你能想到吗
      司法拍卖业务一直是社会拍卖机构的蛋糕。近几年,司法拍卖搭上了网络的顺风车,全国各地法院都在摸索司法拍卖改革新模式。2011年开始,广西区纪委、广西高院实施“阳光司法”行动,广西高院出台《委托拍卖工作管理办法》及配套政策,构成了“制度建设+网络平台+高标准拍卖场所+现场网上同步联合拍卖”的司法拍卖“广西模式”。几年过去,如今情况如何?
  在司法拍卖改革中探索广西模式
  此前,委托拍卖机构由法院指定,由具体执行法官自由裁量。改革,首先直指法官的自由裁量权。广西高院组成评审委员会,公开遴选第三方网络拍卖公共平台工具,多家报名,最后“联拍网”中标。将随机选择拍卖机构、拍卖信息发布、竞买人报名、拍卖活动等,统一在现场和网上同步进行,在“联拍网”上公开,实现阳光司法拍卖。
  广西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罗殿龙介绍,广西按照“制度建设+网络信息平台+高标准拍卖场所”的改革思路,实行司法拍卖现场网上同步竞价,拍卖过程网上同步公开,实现“五权分离”,把司法委托拍卖权关进了“随机委托”笼子里。
  广西拍卖行业协会卓祖英会长说,拍卖资源紧握在法官手里,过去评估拍卖机构千方百计围着法官转,找饭吃,行贿受贿成为潜规则。有些拍卖机构接受委托后拒绝竞买人,关门垄断暗箱操作。自从推行全国联合拍卖机制,让主拍机构的垄断经营权彻底瓦解。竞买人可网上、也可到主办或全国任何一家协办拍卖机构报名参与竞买,审核报名通过即可网上应价,也可现场拍卖会时选择网上或现场举牌应价,这样做参拍适众人群更广。由于竞买人分散报名,主拍机构无法召集所有竞买人串通操作,彻底瓦解主拍机构的垄断经营权。
  2014年1月18日,罗殿龙向广西人大报告工作时说道,广西法院推行“网络联拍”后,成功拍卖涉诉财产1679件,成交19.32亿元,并且实现了司法拍卖领域对法官的零投诉,在深化司法公开,实现司法公平正义上取得了很好的成绩。
  互联网络作为一种工具运用于司法拍卖是探索中的各类新模式共同点,不同之处只是司法拍卖预防腐败制度设计的差异化。全国各地司法拍卖改革在探讨中摸索,在摸索中积累经验,已经步入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新阶段。截至目前,中国大陆共有浙江、江苏、河南、广西、上海和重庆等14个省市区以网络为平台进行司法拍卖。
  司法拍卖+网购模式靠谱否?
  2014年11月15日《大河报》A14版刊出一则新闻《网拍别墅成交后,法院说不算了》,文中说道该省平顶山市民王先生通过淘宝司法拍卖平台,成功拍得一处别墅。在交付200多万元的购房款后,却被组织拍卖的宝丰县法院告知,当初资产评估有误,拍卖无效。更让他感到离奇的是,在起拍价上涨80多万元后,该栋别墅再次进行拍卖。对此,宝丰县法院相关人士表示,王先生可以起诉评估公司和宝丰县法院,进行维权。“司法拍卖是一件严肃的事,咋说不算就不算了呢?”王先生说。
  消费者使用纯网络电子竞价交易方式网购诉涉资产,缺少了拍卖师现场拍卖环节,所以交易应归属于网络远程购物范畴,成交结果不受《拍卖法》61条款保护。
  2014年3月15日,中国新修订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正式实施。第25条规定“经营者采用网络、电视、电话、邮购等方式销售商品,消费者有权自收到商品之日起七日内退货,且无需说明理由,但下列商品除外:(一)消费者定做的;(二)鲜活易腐的;(三)在线下载或者消费者拆封的音像制品、计算机软件等数字化商品;(四)交付的报纸、期刊。除前款所列商品外,其他根据商品性质并经消费者在购买时确认不宜退货的商品,不适用无理由退货。”
  法院出售的汽车、房屋等商品性质多数都是在七天时间内不会改变品质的商品,所以卖方法院自己设立不担保品质的格式条款无效。由此观之,“司法拍卖+淘宝”模式的问题渐渐暴露,即将面临消费者网络购物七天无理由退货诚信警报。当物品质量有争议,法院还要承担退货费用,若消费者不服调解,法院既是被告又是判官,实在尴尬。
  2014年9月25日,浙江今日早报曾发表一篇评论《中介搅乱司法拍卖利益链调查 谁在“空手套白狼”》,揭露了司法网拍中的灰色产业链:一些房产中介与宏旭联公司勾结,宏旭联公司通过房产中介介绍获取客源(竞拍者),利用购房者对司法网拍政策的不了解,用竞拍者的钱以竞拍者的名义拍下法院查封的房产,再转手卖给竞拍者,从中牟取暴利;中介人员则擅自将法院查封的房产换锁并撕毁封条,并带人看房,从中收取服务费。
  事件表明“零佣金”司法网拍模式存在制度设计的缺陷,客观上仅靠法院短暂运动式的打击无法根治。其最大的制度缺陷就是满足不了“不想、不能、不敢”的防腐败原则,建立不了随机性和相互制约的监管体系,主办执行法官权力太大没人能监管,在利益诱惑下一定会内外勾结、暗地配合,最终导致苍蝇式共同腐败。
  凡是社会能办好的 都应交给社会力量承担
  归纳全国司法拍卖做法,主要表现有重庆产权所模式、浙江淘宝网购模式和广西现场网上同步联合拍卖模式。最近,十八届新政府治国理政的方向越来越清淅,说到底就是要依宪治国、保证体制内外企业公平合法竞争,建立和规范开放平等的市场环境,让一切社会主体各得其所,各遂其志,凡是社会能办好的都应交给社会力量承担。 
  司法拍卖实质上是中介机构经营行为,某些机构是否得到政策特别袒护值得深究。中国社科院政治学研究所执行研究员刘山鹰表示,治理“红顶中介”的核心是让权力走开,由市场自行配置资源。一方面要加强监管,防止政府的手伸得过长;另一方面,也要推进中介机构产权改革,实现中介机构设置和人事安排的完全市场化,让所有中介组织平等竞争。
  2014年财政部印发《政府购买服务管理办法(暂行)》通知,其中第三条第四点提到:“坚持与事业单位改革、社会组织改革相衔接,推进政事分开、政社分开,放宽市场准入,凡是社会能办好的,都交给社会力量承担,不断完善体制机制。”
  法院司法拍卖委托社会拍卖机构承办,佣金由买受人支付,与法院和案件当事人无关。公开、透明、分权制约,建立联合协拍机制、网上竞买机制,无疑是瓦解垄断经营权的好法宝。广西按照“制度建设+网络信息平台+高标准拍卖场所+现场网上同步联合拍卖”的改革模式,坚持对外委托拍卖为主,引进中介机构诚信考评标准,强化社会机构管理,法院起到引导和监督作用,4年“零投诉”和无负面报道的效果社会有目共睹。
  总之,网络拍卖是司法改革创新的一种尝试,这种形式现已屡见不鲜,是大势所趋,但对网上拍卖的细节问题如出现纠纷情况及如何有效监管网络拍卖等问题要更多探讨,更需要注重顶层设计,进一步完善“制度+技术”预防腐败机制。(阳熙)
                                                                                --来源:新浪广西 

X 关闭